上善若水(❁´◡`❁)*✲゚*

(。・ω・。)

“战争无非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

红石竹花:


战争不是消遣,不是一种追求冒险和赌输赢的纯粹的娱乐,也不是灵机一动的产物,而是为了达到严肃的目的而采取的严肃的手段。战争由于幸运的变化,由于激情、勇气、幻想和热情的起伏而表现出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这一手段的特色而已。
社会共同体(整个民族)的战争,特别是文明民族的战争,总是在某种政治形势下产生的,而且只能是某种政治动机引起的。因此,战争是一种政治行为。只有战争真的像按纯概念推断的那样,是一种完善的、不受限制的行为,是暴力的绝对的表现时,它才会被政治引起后就好像是完全独立于政治以外的东西而代替政治,才会排挤政治而只服从本身的规律,就像一包点着了导火索的炸药一样,只能在预先规定的方向上爆炸,不可能再有任何改变。直到现在,每当军事与政治之间的不协调引起理论上的分歧时,人们就是这样看待问题的。但事实并非如此,这种看法是根本错误的。像我们所看到的那样,现实世界的战争并不是极端的行为,它的紧张并不是通过一次爆炸就能消失的。战争是一些发展方式和程度不尽相同的力量的活动,这些力量有时很强,足以克服惰性和摩擦产生的阻力,但有时又太弱,有时急有时缓,因而有时迅速有时缓慢地达到目标的,但是在这两种情况下,战争都有一段持续时间,足以使自己接受外来的作用,做这样或那样的改变,简单地说,战争仍然服从指导战争的意志的支配。既然我们认为战争是政治目的引起的,那么很自然,这个引起战争的最初的动机在指导战争时应该首先受到极大的重视。但是政治目的也不是因此就可以任意地决定一切,它必须适应手段的性质,因此,政治目的本身往往也会有很大的改变,尽管如此,它还是必须首先加以考虑的问题。所以,政治贯穿在整个战争行为中,在战争中起作用的各种力量所允许的范围内对战争不断发生影响。
由此可见,战争不仅是一种政治行为,而且是一种真正的政治工具,是政治交往的继续,是政治交往通过另一种手段的实现。如果说战争有特殊的地方,那只是它的手段特殊而已。军事艺术可以在总的方面要求政治方针和政治意图不同这一手段发生矛盾,统帅在具体场合也可以这样要求,而且这样做的要求确实不是无关紧要的。不过,无论这样的要求在某种情况下对政治意图的影响有多么大,仍然只能把它看做是对政治意图的修改而已,因为政治意图是目的,战争是手段,没有目的的手段永远是不可想象的。



总算读到这最有名的一段了……

红石竹花:

一直以为泰戈尔是印度沈从文一样的家伙,没想到他有这么左的一面……又被资产阶级文论误导洗脑了,可恶

“对谁有利?”

伊俄列那:


在拉丁语中有“cui prodest”(“对谁有利?”)这样一句话。要是一下子看不出是哪些政治集团或者社会偏见、势力和人物在为某种提议、措施等等辩护时,那就应该提出“对谁有利?”的问题。
直接为某种政策辩护,这并不重要,因为在现代崇高的资本主义制度下,任何一个大财主都可以随便“雇佣”或者收买或者诱使一些律师、作家甚至议员、教授、神甫等等,让他们来捍卫各种各样的观点。我们是生活在商业时代,资产阶级是并不以买卖名誉和良心为羞愧的。还有一些头脑简单的人,不假思索地或者惯于盲目地拥护那些在一定的资产阶级中间占统治地位的观点。
不,直接为某些观点辩护的人是,这在政治上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观点、这些提议、这些措施对谁有利
例如“欧洲”,那些自称“文明的”国家,现在正在军备上进行疯狂的障碍赛跑。在成千种报纸上,从成千个讲台上,用成千种调子高喊着、叫嚣着爱国主义、文化、祖国、和平、进步等等——所有这一切无非是要为各种杀人武器、大炮、无畏舰等等再行支出上千万上万万卢布寻找理由。
对于“爱国志士们”的这些话我要说:公众先生们!别相信空话,最好是看看对谁有利
不久以前,英国著名的“阿尔姆斯特朗格”公司发表了它的年报。这个公司主要是生产各种军火的。平衡表上的总值为877000英镑(1913年1£=2015年88.74£,因此总值约为877000x88.74£=77824980£,也即684805347人民币——6.8亿人民币),即将近800万卢布,股息占12.5%!!约有90万卢布拨作预备资本,如此等等……
这里可以看出,从工人和农民身上榨取来而用到军备上的几百万几万万卢布究竟到哪里去了。股息占12.5%,这就是说8年内就可以把资本增加一倍,而经理等等的各种津贴还没有计算在内。在英国有阿尔姆斯特朗格,在德国有克虏伯,在法国有克列索,在比利时有科克里尔,在所有的“文明”国家里,究竟要多少这样的工厂呢?有多少军火供应者呢?
现在可以看出,鼓吹沙文主义,侈谈“爱国主义”(大炮爱国主义)、捍卫文化(用毁灭文化的武器来捍卫)等等究竟对谁有利







发表于1913年4月11日*列宁全集第19卷第33-4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