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禾

(。・ω・。)

悖悖论:

我们学习哲学是为了:

阿奎那:理解上帝

萨特:理解自由

波普尔:理解科学

黑格尔:理解黑格尔


幸福是:

柏拉图:知识

亚里士多德:美德

伊壁鸠鲁:宁静

苏格拉底:让你看到自己有多傻逼


人类是:

亚里士多德:理性动物

笛卡尔:灵魂和身体

萨特:超越性的自由

尼采:一群该下地狱的傻逼绵羊


长大了要做什么样的人:

亚里士多德:成为有德性的人

萨特:成为自由的人

尼采:成为真正的自己

伊壁鸠鲁:成为快乐的人

海德格尔:成为死人

叔本华:你妈根本不该把你生下来


人生最美好的是什么:

亚里士多德:美德

苏格拉底:智慧

伊壁鸠鲁:快乐

第欧根尼:在公共场所打飞机


哲学是:

亚里士多德:通往幸福的道路

维特根斯坦:只是语言游戏

奎因:与科学相连的

萨特:我的最佳把妹工具


鼓起勇气告诉那个女孩你爱她,也许她会告诉你同样的话,当然也可能是个邪恶的恶魔用魔法欺骗你让你以为她存在。


记住,我们在本体世界都是美的

好吧,除了约翰洛克,那家伙很丑


——译自ExistentialComics的FB


狐周周:

 “睁开双眼,原以为就会看见,往日熟悉温润如玉的容颜。
犹如在身边,徘徊记忆的边缘。
岁月如年,沧海变桑田”
天启崇祯小剧场,这次的故事仍是来自宫词:
“急敕信王陪羽猎,勖勤宫里正翻书”——《天启宫词》
可搭配BGM食用:http://5sing.kugou.com/yc/1100245.html

请求。

naroni:

楼主完全说出了我的心声!清水文也被屏蔽到哭,要一段一段慢慢试,简直变态!我写文我容易吗?还搞神经兮兮的屏蔽?😡😡😡


肥美帝:



请求大家和我一起,让LOFTER出台一个政策或者制度或者程序软件,在发文的时候,就直接检测出我们所发布的内容(精确到某个词汇)不符合的项,然后我们直接就改,改到符合你的要求。




改完就发布。




发布了,就别他妈的再屏蔽我!!!




发文,说含有敏感词汇,发不出去,然后作者必须挨着检查,往往都检查不出来,然后修改发布方式。麻烦。




发出去了,第一瞬间屏蔽你还好,往往是一个小时以后屏蔽你。你还开着电脑还好,可以立即修改,但是关了电脑就只能骂娘,用手机更可怜,还不能找到被屏蔽的文,点进去显示文章已经删除。




无论哪个圈子,写文都是一件耗费心力,但是发布那一刻绝对是很愉悦的事情,但是LOFTER屎一样的屏蔽制度毁了这一切。




有时候说是因为上层政策,但是!!请问清水的屏蔽程度是什么?




为什么作者(我本人)会无缘无故进入黑名单?!




为什么清水文被屏蔽,质问为什么被屏蔽继续被屏蔽质问质问被屏蔽结果质问的质问继续被屏蔽?




为什么发文屏蔽了不到十分钟又解除屏蔽?!




为什么同样两篇文,发在一个艾迪里面,一个屏蔽另外一个不屏蔽?




最后,为什么放图链你都屏蔽!!!我他妈就信了你个邪了!




而且为什么翻旧账旧文都屏蔽?为什么转发会增加屏蔽率?为什么会有黑名单这种东西?!




所以你们的屏蔽是什么个程序??凭个人喜好吗?




请问LOFTER app的解除屏蔽程序到底要多久?被误屏蔽的作者有能得到你们一句抱歉吗?




请问你们APP的宗旨是什么?




你们的初心你们还记得吗?




我只想安安静静写文,不想发文发的提心吊胆,发完文之后还胆战心惊……




 @LOFTER官方博客 你们毁掉了这个CP带给我的幸福感。




不要老是想让我们改,偶尔你自己也要改一改。








2017.11.24




下面放一下我和LOFTER的私信部分。




因为有小天使在评论里问我,那我们能怎么做呢?我的回答是表达意见。我比较笨,不能做这个做那个,只能用比较笨拙的方式来。











就像我说的,我会每周问一下进度。既然答应了,就要做到。




或许会打扰到对方,但是我是尊敬的用户。(诶~~)




也希望被无理取闹屏蔽过的作者们不要就这样认命,要我们适应规则可以,你把规则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啊!!!如果你不主动说,那我就主动问。




可能我一个人,他只是笑一笑,但是一百个作者呢?一千个作者呢?




总之,为了以后吧,诸君,请一起。




#没想到转出圈,感谢点推荐点心的每一个人#




2017.12.24 中午:




这个请求&吐槽贴是逐渐完善的。现在说一下针对评论里的大大说无论怎么弄都会被屏蔽的问题。




文字被屏蔽了,发图片也不行,发链接在文框里也是不保险的。




最好的办法是:




文章发到其他地方,网址的链接在LOFTER的评论里。告诉读者在评论里点击链接看。




到目前为止大家被屏蔽的词儿都不一样,太多了,这里不贴,容易被屏蔽。




希望大家的作品都能成功地被同好们看到。




期待LOFTER能早日改善用户体验,早日解决屏蔽的问题。




笔芯。


[耶稣基督万世巨星]20个客西马尼版本对比

SnBerry:

gethsemane是我在音乐剧坑里面最喜欢的一首歌之一,并且非常喜欢听不同的人演绎出的不同情感。JCS这部剧的很大一个特点就是多变性,它没有一个对时间、空间、人物的限制,全看剧组想怎么来。我们看过正儿八经发生在公元前的、现代的、80s风格的、朋克风的,etc。客西马尼作为耶稣控诉上帝并且接受死亡的一首歌,其因为演唱者的不同,表达出来的感觉也非常多样化。


我听了挺多版本的客西马尼,写一下对每一个版本的感想。极度主观。因为我头一个听的是卡特叔的,所以很不可避免的有先入为主的印象。




1. 12年版,40周年庆, Ben Foster  虽然这版大出风头的是丁门庆吧(。)而且在客西马尼之前耶稣唱的我觉得都一般,但客西马尼的感觉真的好好喔!!应该所有人都听过这版,旋律基本没改,歌词倒是改了,而且改动很大,但,take your only son这句的绝望和痛苦配合后面耶稣钉在十字架上的桥段,唉,一口老血。有人说这里的耶稣是顺从,我自己觉得这里的耶稣已经基本绝望了这种(。


还有高音,鬼子哥的高音也是轻轻松松上去的很美的那种,唉,开头带着哭腔,(sad and tired)情感转变很到位,几个重音(but if i DIE/ KNEEL me to their tree), 然后鬼子哥的“you far too keen on where and how" 这句我觉得可能是我听过的里面最好的一句之一了…… 


另外耶稣猫咪真的很可爱!!!




2.00版电影  Glenn Carter, 这肯定也是一版都听过的客西马尼了(。)就没什么好说的,非常正,没有改旋律改词,很美的高音,节奏感又好,唉,还能说什么((((( 




96版  SB, 这版更没什么好说,可能比卡特叔版的还正(),但我不知道为什么音频听起来真的速度很快((((  why should i die这句真的听一次哭一次qwq




3. 03 弗罗里达  Sebastian Bach,这版(),一言难尽…… 这个耶稣抽搐的有点过于厉害了,让人看了甚至有点想笑(不) 而且这个JC的大叔感特别,特别重。我觉得有些客西马尼是开头平平,甚至奇怪,但越到后面越精彩。这个就是这样。


这版的特别是每句歌词的尾音和下一句歌词的头一个音节无缝链接,听起来于是异常的颓,开头的节奏奇怪的让人一脸问号。节奏改动特别大。而且似乎有口音?但几个出彩点:seems like thirty, could you ask as much from any other man (这句从thirty开始旋律改了,后半句的节奏旋律都改了,改的很好听)wanting me to die这句旋律改的特别蹦迪风。


但重点是黑嗓!所有高音(假音部分),全给这位改成了黑嗓,有点突兀但不奇怪……真的是位很嘶吼的耶稣(((( alright, ill die这句就是用死嗓吼出来的,特别撕心裂肺的痛…… 


对了关于这版我再说一句,如果有人觉得12年丁门庆在heaven on their minds又改旋律又词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他改的那些旋律这场的heaven on their minds已经在这么唱了(。)这个犹大是真的棒! 




4.2012年,Drew Sarich 声音又年轻又正,节奏改动了一点,但不大,surely i have 这句旋律改了,但好听()。  matter anymore这句也改的好听。


i have to know这段质问我感觉很一般(),节奏感平平,高音也是表现平平,wanting me to die这句旋律改的和上面那位是一样的。




5.04年, Steve Balsamo 我觉得sb叔叔这场好听!!跟96比起来就,没那么赶急赶忙。反正这版都不用说了((((( 




6. 03年,捷克版 一般,这段我觉得捷克耶稣唱的一般,反正这场重点也不是JCS啦是不是(。)。 把高音改成尖叫吼叫这种。




7. Mark Seibert,你们表哥的演唱,英语,好听的出乎我意料!!也是节奏上(小细节)和曲调上改动比较大的一版了,但从视频上来看情感真的好丰富啊!!真的就是一个彻底的痛苦的控诉,而且这种声线听着就像是一个年轻的耶稣宝宝(。) i wanna know和i have to know的节奏感可能被吃了,但听着不觉得违和,因为他表现的实在是太痛苦了,就,真的是绝望的吼着我一定要知道我的死到底有没有意义的那种。why i should die 这句的高音很美!然后die的尾音好听到飞起() 但高音die这个地方就直接降了key规避了高音(。虽然后面又吼了一嗓子高音?() 然后i'll die之后整个调子都改了!但改的很棒(。 


表哥的声音真的好正!!
就总之一定要配合视频食用,视频里他的表演情感太饱满了。




8. 林漫威大一时候的版本  听开头还好,但后面的节奏什么鬼???now im sad and tired这句唱的我觉得您唱的很开心!from any other man这句我没忍住笑出来了,您try了!您已经抑制您的rap本性了!这可能是最rap的客西马尼了!头一个高音给降了,然后后面彻底rap起来了(。)我建议您们听完之后洗洗耳朵hhhhhhhhhh笑的根本停不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9. Ian Gillan   声音很特别,但前半段整体就很遵循剧本,没什么改动,但整个心态变的真的好,从be more notice /matter any more/ i have to know这里比较平淡,到why i should die,整个情感变化完整又流畅,然后IG也是用尖叫(…)逃避高音(。)
但后半段!see how i die!这段改动很大!但很好听!配合他的嗓真的很痛苦又绝望也很蹦迪风! then i was inspired 这块真的又sad又tired 233333333 thy will is hard 这句的颤音听的我要哭瞎了(




10. Colm Wilkinson    寇叔!!!!!对于他的年纪唱JC可能有点大,但,啊,真的好听啊qwqqqqqqq。节奏很正,节奏特别特别特别正,i want to know i want to know my god这段的节奏可能是我听过所有客西马尼里面最好的一个之一了。 高音给规避了。顺便!他的犹大音频特别少,但他唱superstar简直了!!!!




11. 06年,Ted Neeley  改节奏改的比较多,其它表现平平,很嘶吼,高音有点尖锐,后面都是吼出来的,很戳(。 alright这句也是吼高音出来的,qwq。表演有点神经质,但,唉,太痛苦了。




12.  14年,还是Ted Neeley 一言难尽,太一言难尽了,改动超大,整个节奏都改了,因此让人听着觉得“这里不对!这里你怎么音拖那么长!”这种感觉,可能只是别的版本听惯了,后半段(第一个高音之后直到结尾,整个调都改了(…)就,这真的是个很嘶吼的耶稣啊() 改调改的一般,无功无过。和06年比起来声音老了不少,保留了嘶吼风。 




13.  2010 Luke Kennedy


高音美!why的高音一般,die的高音真的美!why should i die之后改了一点点词,然后后面改了调,配上小哥的转音真的很美!也很蹦迪() vain/for u wanting me to die的调子听的人想哭qwq(vain 的旋律和Sebastian那个版本的调子是一样的 很有意思的是耶稣妥协的那句alright,ill die,这句LK没有把die这个词唱出来!!!唉我好喜欢这个处理啊!他连口型都没做!唉!这是个很年轻的耶稣,几乎像是个孩子。




14. 73电影版,Ted Neeley  06年老了嗓子没那么好了,但年轻的时候真的棒!!!!配上电影的画面更棒了!演绎的真的很美(。


不过说到妥协,我觉得这版的jc在“i'll drink your cup of poison" 这儿,妥协意味是最重的。




15. Laurent Ban  我觉得老航班还不是很熟悉吧……唱的特别赶,节奏有些地方也乱了。但老航班的唱功毕竟在那。(高音降调了btw) 




16. Michael Ball 16年 16年球的客西马尼,话说球叔也唱这首歌唱过好多次了,但情歌嗓还是在那里hhhhh,深情的不行。唱功、节奏、音(没有高音,几个高音都降调),都很好,但情感不够(((()))) 他把这首歌很流畅的唱出来了,但没有唱出耶稣的痛苦。 或者说情感是在歌的后半(alright i'll die),这里开始才有的() 也有可能他每个长音拖的都很完美,所以听起来就真的一点不痛苦() 或者说跟先前几位比起来没那么丰富和完整的情感转变。




17. Michael Ball 05年 早了十年的客西马尼,跟16年的也没什么区别啦,除了声音嫩了很多! 




18. Giacomo Voli   中规中矩,有些地方节奏稍快了一点,就,挺好的,高音是假音上去的,很美,see how i die的高音真的很惊艳。这个耶稣真的很年轻!!! 最后ill die之后的颤音+喘息很到位,就是那种你expect在客西马尼里听到的东西这版里都有啦。 




19.  Arjan Janissen 13年concert  也是中规中矩, 有几个词给升了key,高音用假音上去。唱的后面嗓子稍微有一点哑,(一秒想到im thirsty!!哭了!)顺便,这场的现场乐队演奏的音乐和平常听到的不大一样,但也很美,音乐实在是个亮点。情感什么的都到位了。 最后几句,很多词都升了key(超美) 




20. 瑞典ola salo 值得注意的是瑞典版的jcs歌词似乎是耶稣演员ola salo自己翻译的。他高音没上去,用尖叫/吼叫代替() 中规中矩啦。也没什么升key降key,我真的觉得用瑞典语唱JCS超级带感!不管是这首,还是heaven on their minds,都超带感。顺带卖一下瑞典版heaven on their minds的安利,不但犹大貌美如花,味道也超对,最喜欢的一个版本。 


客西马尼就表现平平那种啦。但背景音乐也和平常不同,背景音乐好听!




总结: 连着听着20版本的客西马尼我要吐了(不)


大部分都是前半段平平,后半段开始起来,有一些是在i wanna know i wanna know my god这里就开始找到情感,有一些是在第一个高音why之后才开始进入状态,还有一些是在alright i'll die之后才找到的感觉,所以基本“thy will is hard”这段都很好听,前面的就见仁见智。在i wanna know这段前面之前的部分,我因为先入为主SB和卡特的节奏,听别的节奏的就会觉得奇怪,但这个也是见仁见智的问题。


JCS也40多年了,(45?),版本多的根本听不完,我听了20个版本就要缓一缓了(。我可能还会搞一个heaven on their minds的对比吧毕竟我也好喜欢那首……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三花豚🌸:

保护自己叭。。。


墨鸠:



可怕……我二三次都不分号的emmmm……以后再弄个工作号吧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昔我往矣🔝:

我哇的一声爆哭
陛下 届中秋矣 歇歇吧😭
好时节,愿得年年,常见中秋月😭

狐周周:

日为朝,

月为暮,

君为朝朝与暮暮。

一个新坑,讲述一些崇祯皇帝死后的故事。

可配合BGM食用:http://bd.kuwo.cn/yinyue/1566144

为自己的发明献身的科学家

薤山老翁:

西尤尔·弗雷米奈特:循环呼吸器(1772年)



 1772年,法国发明家弗雷米奈特设计便携潜水装置,声称可实现空气再循环,当他潜入水中20分钟由于缺氧死亡。






马克斯·瓦里尔:液燃火箭车(1930年)



 1930年5月17日,奥地利火箭先驱者瓦里尔在测试酒精燃料火箭时,火箭突然爆炸导致其死亡。






亨利·弗雷尤斯:氧气呼吸器(1876年)



 1876年,英国发明家弗雷尤斯设计闭路氧气呼吸器,该装置使用压缩氧气代替压缩空气,然而实验中他吸入纯氧导致死亡。






弗朗茨·里奇尔特:降落伞(1912年)



 1912年2月4日,法国发明家里奇尔特在艾菲尔铁塔测试一种可穿着的降落伞,由于降落伞未打开导致碰撞地面身亡。






卡雷尔·苏塞克:胶囊船(1985年)



 苏塞克是加拿大一位特技表演者,他发明了一种“胶囊船”。1985年1月19日,他在尼亚加拉大瀑布漂流时从54米高处落下碰撞岩石身亡。






威廉·布洛克:滚筒印刷机(1867年)



 1867年4月3日,美国发明家布洛克设计了一种滚筒印刷机,印刷机出现故障时不慎脚被碾碎,几天后死亡。






奥雷尔·弗莱库:弗莱库II飞机(1913年)



 罗马尼亚工程师弗莱库设计一种飞机模型,在1913年9月13日测试过程中失事身亡。






托马斯·米基利:升降床(1944年)



 美国著名机械工程师米基利患有脊髓灰质炎,他发明了一种升降床。1944年11月2日,由于升降床内部绳索故障导致他窒息而死。






霍勒斯·劳森·汉利:作战潜艇(1863年)



 1863年10月15日,海洋工程师汉利自己设计的手动作战潜艇沉入海底,窒息死亡。






奥托·李林塔尔:手动滑翔机(1896年)



 1896年8月10日,德国发明家李林塔尔测试手动滑翔机时从15米高空坠落地面身亡。






万户·火箭椅(16世纪)



 中国明朝一位叫做万户的官员发明一种捆绑烟花的火箭椅,测试发射时死亡。


来源:薤山老翁

这个阴谋论盛行的世界啊

千寻:

历史是什么?
或许在很多对历史本身并不感兴趣的人眼中,历史就是各种阴暗的权谋斗争,和香艳的逸闻趣事吧。
所以阴谋与爱情,就成了有关历史的影视剧的主要卖点。
毕竟影视作品的本质是商品。毕竟喜欢历史的人并没有那么多。不制造卖点吸引大众的眼球,又怎能赢得市场、名利双收呢?
最近看了很多关于绣春刀2的影评。片子本身并没有看过,不过据说制作精良。而片中有关“崇祯暗杀天启上位”的设定,则引起了很多争议。有人说崇祯弑兄篡位之后还搞得天下大乱实在可恨,也有人欣赏崇祯为实现政治理想而采取的非常手段;有人说历史事实不容歪曲,也有人说电影需要虚构不必上纲上线。
导演和编剧这样设定,也并不奇怪。毕竟历史上为了争夺皇位兄弟相残的事情多了去了。从“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到“前见子杀父,后见弟杀兄”,从玄武门之变到九龙夺嫡,莫不如是。似乎生在皇家的兄弟之间,杀戮和争斗才是常态,不斗反倒不正常了。
可是还真有这样的反常。
如三国东吴的孙策和孙权。如明末的天启和崇祯。
孙策:“这些人,日后都是你的将帅!”(对孙权)
“决机于两阵之间,与天下争衡,卿不如我;举贤任能,使各保江东,我不如卿”(对孙权)
“正复不克捷,缓步西归,亦无所虑”(对顾命大臣张昭)
一直在利用各种机会培养弟弟的能力,丝毫不顾忌弟弟会对自己形成威胁,临终前更关心的不是自己亲手打下的江山而是弟弟的安危,宁愿他投降曹操也不愿他因为抵抗不过而枉送性命……
天启:“我做几年(皇帝),当与汝做”(对崇祯)
“来,吾弟当为尧舜!”(对崇祯)
“弟弟何瘦,须自保重”(对崇祯)
“上虽凡事愦愦,于夫妇兄弟道不薄也”(王体乾评价天启)
面对弟弟天真到犯忌的话语也毫无猜疑反而用更“犯忌”的话回答,自己病到不行了还在关心弟弟的身体,临终前给弟弟立了好大一个flag勉励他要好好干,对很多事情并不太在意却极其在意老婆和弟弟……
虽然孙策和天启都是英年早逝兄终弟及,可无论史书还是后世的历史研究者都从未怀疑过他们是被弟弟谋害,因为无论正史野史都没有任何证据。可是对于热衷阴谋论的吃瓜群众来说,我就可以从“你上位了”这个结果推到“你有谋害兄长的动机”,再推到“你通过种种手段实施了这一谋害计划”,即使并没有史实的支撑和逻辑的支持,也是“我说你有你就有,没有也得有”。
所以就有了《新三国》《绣春刀2》中对于“弑兄篡位”或暗或明的提示后,吃瓜群众恍然大悟,以为自己又发现了一个“历史的真相”。
曾经看到这样一句话:
“什么是历史的真相?”
“历史的真相就是我们所感知到的真实”
所以对于“阴谋论至上”的吃瓜群众而言,各种各样的阴谋才是历史的真相。
我不否认历史中存在很多黑暗。毕竟历史与政治脱不了干系,而政治不可能是干干净净的。
可是历史不是全部由黑暗构成。历史有黑暗,但也肯定有光明;有冷酷,但也肯定有温情。
毕竟历史人物也是人,而不是只会追求利益的机器。是人,就会有感情,有良知。
阴谋总是存在的。但如果阴谋被当成一种常态,甚至被歌颂(如《甄嬛传》等宫斗剧),大家都习惯了你斗我、我杀你,那不是也很悲哀吗?


狐周周:

这篇写得真好。
其实心态很好理解,民族英雄是不能编排的,编一个于谦杀景帝,分分钟被喷死。
至于信王嘛,亡国之君,粉丝又少
可以随便欺负。
欺负一个试试。


若水:



    这两天被绣春刀2刷屏,我还没看过,但大体也知了梗概。关于信王,我气到最后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几乎没有人愿意再去了解历史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只愿相信自己希望看到的"历史诡谲,帝王残暴"。朋友截了编剧“申冤”的微博发过来,我说我能怎么办呢,我也恨啊,恨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我妈说你们至于吗,信王他可能自己都不在乎,我说他在不在乎我不知道,可我知道我们在乎。辛弃疾说人一生就为了“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我们怎么舍得他宵衣食矸十七载,既不了生前事,也难存身后名。




      我向来不喜架空剧,但现在我只想求求编剧写架空吧,既然能把那么多盆脏水泼给信王,为什么不能编个新人物,不用信王,用仁义礼智王也行啊,哪怕你叫大王小王呢,可一旦用了历史人物的名字,就要对他负责。我不认为一部剧的爆点值得用误人子弟,丧尽天良来换。




       我不想上纲上线,编剧吗,也为了混口饭吃,但我就想问问,用污蔑死人换来的饭,真的能咽下去吗?




        我觉得编剧的人性一般的核心价值观是劝不回来了,我只希望她还知道“死者为大”这个词,据说绣春刀还有第三部,求求编剧,这种“掘坟戮尸”的事少做点,放过信王吧。




       


《平山县志》与“崇祯行宫” ——一个无耻的谎言,一个“假”景点的前世今生

狐周周:

        大概七、八年前,听说河北天桂山有座“崇祯行宫”,当时很不以为然,某日在某粉红色论坛日常鄙视崇祯皇帝时,见有人骂了一句:“影帝表面节俭,背地里不还是花巨资给自己修行宫?”忽然意识到,即使这是一个多么显而易见的谎言,终是有人会信,三人成虎,假话说得多了,也能变成事实,自甲申三月十九至今三百七十多年,多少指鹿为马,多少黑白颠倒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牵强附会里从无稽之谈传为信史。




       我不得不做点什么,即使在大部分智商正常的朋友眼里,这是一件多此一举的事。




        我们先来看看天桂山的官方简介吧:




    “据史载,明朝末年,崇祯皇帝朱由检面对风雨飘摇、日渐沉沦的大明江山,深感朱家气数将尽,无力回天,便命其心腹太监林重华德携旨出京,选择“灵秘之地,绝尘以栖”,为自己修建归隐行宫。林重华遍历北方名山大川,慧眼独具,见天桂山“地僻而幽,山高而秀,时有灵气缭绕,鸾翔凤舞之状”,实是“神人托足之地”,于是叙其形势,画下图样,上呈皇帝。崇祯一见,龙颜大悦,命林为“总监工”,并调拨大批银两,招募能工巧匠,在“前山对峙若屏,后涧田绕如带”的层峦之上,依照皇宫制式大兴土木,修建行宫。崇祯吊死煤山后,林重华出家白云观,法号清德皈依道教,将行宫改为青龙观道院”




      眼熟么?




      是的,不知道的,以为这是《龙珠传奇》的剧情简介呢?




    “据史载”这三个字,是下文的重点,我们暂且放在一旁,单来分析分析这段话的逻辑:




      1、崇祯预感气数已尽,想要离开北京,第一想到的不是陪都南京,而是太行山脉一个荒山野岭?




     2、要隐居,还要耗费“巨资”,模仿“宫殿”在离北京只两三百里的正定府荒山上修“隐居行宫”,连北直隶都没出,生怕李自成不知道他在这里?




     3、崇祯有三千七百多万两内帑,是一个更大的谎言,这个皇帝怎么死的,穷死的,穷到勤王之师都调不来,生时内忧外患天灾不断,拆了东墙补西墙,年年入不敷出,死时国库空空如也几串钱,花“巨资”修行宫,也真敢编。




       各种槽点,请大家自己品味,我相信,凡是有一点点鉴别能力的人,也知道不过是地方搞旅游,为了吸引游客,为了4A评级搞出来点“历史渊源”做噱头,这些年也没遇到较真的人去扒一扒这层心知肚明的皮,崇祯生前已经很苦,死后仍不得安宁,一边吃着沾着他鲜血的馒头,一边还要让他背各种莫名其妙的锅,你们于心何忍。




      今年端午,我亲自跑了一趟平山县,实地走访了一下“行宫”,给大家讲一讲,一个县政府,是如何自上而下,打造这个假景点的。


一、“据史载”据的是什么史。




      几乎网上所有关于天桂山的简介,引用的都是上面那段话,包括许多道教文章,涉及河北道教历史时,也不改一字复制黏贴过去,在明末清初以致有清一代,无论正史,明清实录,笔记,都没有记载崇祯曾经在此处修过什么行宫。而这段话的所有依据则是这个:据《平山县志》记载。




       县志,乃记载一个县的历史、地理、风俗、人物、文教、物产等的专书,乍看过去,似乎有史可依,明代曾于嘉靖年间修过《平山县志》,时间不在讨论范围内,除了这本,平山县还有《康熙平山县志》《咸丰平山县志》《光绪平山县志》《光绪续修平山县志》四部史存,天桂山这“崇祯行宫”的来源依据的是哪一部呢?




      哪一部都不是。




      它的出处,来源于平山的第六部县志:《中华人民共和国新修平山县志》——1986年出版。


原文附上: 




        你们编故事的能力好棒棒哦。




       这便是网络上所说依据《平山县志》崇祯造行宫的谎言源头,依据的不是明清平山县志,而是1986年版县志,好一个鱼目混珠,偷梁换柱。




        那么1986年版县志总不会没有丝毫依据信口胡诌吧?它们当然有依据,但仍然是信口胡诌,据他们所说,之所以这样写到县志里,是依据《康熙本平山县志》。




        好,那我们就来看看,《康熙平山县志》






       县志的编辑有一定固定格式,前言之后为一县地图,地图之后为目录,涉及地理志,官师志,版籍志,人物志,田赋志,兵备志,水利志,艺文志,我们将从这几卷挨个寻去,看一看留在史料中天桂山的蛛丝马迹与崇祯到底有没有关系。




       卷一地理志之山川第一次出现“天桂山”





       三门寨:在县西一百里,山势险峻,顶峰广平,山有三路可通,其余皆岩石,高下不能登也,知县卢潮建置门墉垛口,上有玉皇阁真武殿,名为北武当,山中云气卷舒,聚散怡人,乃真人修炼之所。


     


        我们仅能从本段记录中得到一个信息:真武殿在康熙十二年之前便已修建,知县卢潮在天桂山下建置门墉垛口。没有任何迹象与“崇祯”二字相关。




        继续地理志古迹一节中提到:




       玄帝行宫,在县北城外,玄帝,又称真武大帝,所以此处还是指真武殿,真武大帝自宋代起便被广泛赋予镇守北方之意,明代天子居北京,紫禁城中也有专门的殿宇供奉真武大帝,可以说在明代时,是道教推崇真武帝的高峰,北方随处可见真武庙,崇祯死后,明朝遗民为了怀念他,也常以真武大帝托他化身,甚至是个道观,就能见到真武像,又与崇祯生前花巨资修行宫,有什么关系?难道崇祯竟能未卜先知,知道自己死去之后遗民会以这种方式纪念自己?所以自己给自己修像……这逻辑,我实在是,无法点评。




       县志事纪一章,则记录有史以来本县所有大事,倘若皇家真的动用巨大的人力物力修葺行宫,事纪里不可能没有记载,要知道,就连县里哪年哪月谁捐钱修了个学校,谁加固了县衙的仓库都要记录在册,修行宫这么大的事儿,没有记载,不可能。






      跟崇祯相关的记载,永远只有灾难和死亡。




      哪里来的灵气缭绕,鸾翔凤舞,哪里来的金碧辉煌,龙楼霄汉。





     十七年时,闯贼还经过此处,真是一个好隐蔽的“归隐处”啊!




      在仙释一篇,记录一县所有寺庙道观的来源,依然没有提及青龙观,倒是有一则唐天寿太子隐居出家的故事,天寿太子墓现已不存,86年编纂者到是从中找到了灵感。




      到了这里,县志其实已经写到尾声,不知道平山县如何根据《康熙平山县志》脑补出上面那一段比《龙珠传奇》这狗血剧还要早许多年的传奇故事的,末尾的艺文篇,记录了清初平山人赞美平山十景的小文,其中一景,名为“天桂樵歌”,山林俊秀没有错,错在其中总有居心叵测之人,辜负这一片美景,附上天桂樵歌,结束《康熙平山县志》。






       现在我们知道了,86年县志编纂者所谓依据《康熙平山县志》得出崇祯行宫这个说法已然站不住脚,我们买一赠三,继续看看《咸丰版》《光绪版》《光绪续修版》吧。







      《咸丰平山县志》仍是一样的格式地理志,官师志,版籍志,人物志,田赋志,兵备志,水利志,艺文志,我们需要的信息仍在地理,人物,艺文中寻找。






      地理一节,介绍了天桂山的位置,别称,和平山十景的美称,与康熙版无异。


    古迹一章,依然没有所谓“青龙观”的历史渊源,与康熙版无异。


    建制一章,仍然没有,与康熙版无异。


    事纪一章,没有任何建筑行宫的记录,与康熙版无异。


   《咸丰平山县志》结束


     下面我们看光绪的:






      建置一章,仍然提到:三门寨山有三路可通,知县卢潮建置门墉垛口,上有玉皇阁真武殿,与康熙版无异。




       重点来了!在《光绪平山县志》艺文一章,有一篇“天桂山记”其中写道:






     “明末宦官林清德养亲事毕,幽栖于此,易名北武当,又曰天桂山初居肝花洞,经营三十载始得成观,后屡召不赴,旋值鼎革,因隐居以终。予叹曰不意宦阉中有此忠孝之人,吴三桂徒为二臣,身败名裂,相去为奚若耶……”




      终于出现了林清德!明末!隐居!鼎革!等等关键词!




      然而这段文章的意思明明是:明末有个姓林的太监,国破家亡后,隐居天桂山,创立道观,清朝屡诏不出,比起吴三桂那个二臣,太监中也有忠义之人啊。




       在86年平山县志编纂者中,竟然依靠这段话衍生出,林太监是崇祯派过去修行宫的……还“巨资”说得振振有词。


       滑天下之大稽!


二、明史上有“林清德”这个人吗。




      通读康熙和咸丰平山县志找不到任何记载“林清德”这个人的记录,前两部县志只含糊地写着青龙观是“真人隐居之所”,直到光绪续修县志时,才第一次有史料提及林清德这个人名,以及林清德的身份,明末宦官。




      甲申国变后,有许多宫中宦官殉帝而死,或出家为僧为道,这些宦官虽身有残缺,然而比起脱帽断发当贰臣的人,不知高到哪里去,《崇祯宫词》及《拟故宫词》等等宫词,都是根据这些出家避世的太监口述前朝故事编写而成的,林清德是从宫里跑出来的太监,这点是有可能的。




      在青龙观的入口处,有这样一座石碑:


 




      此石碑立于清同治年间,和光绪县志最初提及林清德修筑青龙观时间相符,看来这个传说,是在清晚期才流传开来,以至于石碑上连明代内官衙门“司礼监”的礼字都写成了“理”,这个石碑以及上面提到光绪续修平山县之中那篇《天桂山记》两度提及明末太监林清德,成为了86年县志编纂者编造那段天马行空故事的唯一支撑。




       石碑上这句话完整誊录于此:“林清德,青龙观开山道人,明季司理宦官,东厂提督。”




      但崇祯朝有这样一位“东厂提督么”?




       据《酌中志-内府诸司职掌》记载,“司礼监设掌印太监一员,秉笔随堂太监八、九员或四五”,“东厂设提督一员”,且东厂提督为司礼监“最有宠者一人 以秉笔掌东厂,掌印秩尊,视元辅。掌东厂权重,视总宪兼次辅。”可见司礼监的太监可以有很多名,而提督东厂的只有一人,到了清末林太监的身份逐渐被传说成了司礼监秉笔,东厂提督,这可是个大官,明代史料中竟从来未提及过,可见就连立于道观前的这座同治年间的石碑,也只是真真假假,事实与传说并存的古迹而已。




     附:崇祯年间东厂提督名单:


     崇祯元年:王永祚


     崇祯二年:曹化淳


     崇祯三年:曹化淳


     崇祯四年:王文政


     崇祯五年:王文政


     崇祯六年:郑之惠


     崇祯七年:李承芳


     崇祯八年至十年:曹化淳


     崇祯十二年至十四年:王德化


     崇祯十五年至十七年:曹化淳,王之心




      东厂提督的每一次任命,均要记录在史册,明史中根本不存在一个叫林重华(清德)的太监,更别提提督东厂,鉴于石碑和光绪县志的年代,林清德“司礼监东厂提督”的身份只是随着漫长遥远的时光逐渐形成的传言而已。




      真正的青龙观开山道人林清德,大概确实是明末从宫中逃出来的太监,他身份或许很卑微,连出现在史册中的资格都没有,带着对故国的无限思念,幽栖山中三十载,靠着县人的布施,逐步修建而成青龙观。


 


三、青龙观到底是何时修建的。




       根据同治年间的石碑,和光绪续修县志,我们已经知道青龙观的开山道人却为林清德,身份不明,清末传说为明末太监,但根据明朝存史,东厂提督的官职被否定,暂且认为他只是明末一名普通的太监。


      


         那么林清德的青龙道建成于何时?答案显而易见:明朝灭亡之后。




       青龙观一共存世五块石碑,五块石碑其实均十分清楚地记录了道观修建的时间及渊源。







       从左至右分别为:大清雍正,大清乾隆三十年,大清乾隆二十一年,大清康熙十五年。




     我们一个一个看吧。




      康熙十五年碑中提及:“本山主持道人林清德,神隐之处……开山立教,化修香火。”印证了县志中的说法,开山主持确实是林清德(但在康熙年间,还未提及明末太监几个字)




       乾隆二十年石碑中提及:“玄帝殿,自我清初始为创建。”






       雍正石碑也记载“国初,有林真人者,羁栖于此山二十余载始创。虽建立而规模犹朴陋。”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国初,有林真人者,羁栖于此山二十余载始创。虽建立而规模犹朴陋。


       国初,有林真人者,羁栖于此山二十余载始创。虽建立而规模犹朴陋。


       国初,有林真人者,羁栖于此山二十余载始创。虽建立而规模犹朴陋。




       我们再回顾一下天桂山和86平山县志的宣传语:“崇祯一见,龙颜大悦,命林为“总监工”,并调拨大批银两,招募能工巧匠,在“前山对峙若屏,后涧田绕如带”的层峦之上,依照皇宫制式大兴土木,修建行宫。”




      第一,建造时间打脸,第二,建造规模打脸。第三,建造者打脸




      事实上,林真人当年隐居在天桂山一山洞中,生活条件十分恶劣,多年后,一名姓“谷”的善人,一方感念他的忠孝,一方自身也厌弃尘寰,广施钱财,为他修葺了道观,后来林道人弟子越收越多,规模越来越大,政府便不断拨款为其扩大建制,一直修到乾隆三十年,历时百年形成今天青龙观的样子,所以,要说这座道观的真正修葺者,其实是清朝政府才对。




      以上出处:乾隆二十一年“追叙建修真武庙碑记”




      石碑原文:




     


  我把石碑原文誊录在此:


     “天桂山在本县之西百余里,层峦之上忽得平阔,前山对峙若屏,后涧回绕如带。……本朝初年,有谷善人者,厌弃尘寰,寄情泉石,见此山挺峙一方,苍秀可爱,发愿募修真武尊神以镇其岭,素知叶城县,南孟镇风俗淳古,好善乐施,募化一时,人心鼓舞,各施其财,采买铜斤……越数日不克就工,顺治五年四月十八日也,当有本镇贾老愿出健牛坚车以及众善人恭送至山后,又铸灵关神像一尊,恭送至山主持林公讳清德朝夕供奉,次第修葺。”


       真相大白。


       最后总结一下:林清德,明末清初人,传言为国破后的离宫太监,隐居天桂山,靠着乡人的捐助,修筑道观,最初建于顺治五年,康熙十五年再修,雍正年间再修,乾隆二十一年,再修,乾隆三十年最后一次修筑,这便是天桂山青龙观的真实来历了。




四、为什么要说这个谎?




       翻阅平山县志的时候,不止一次感慨这座位于河北的小县城,竟有如此之多的历史事迹和古迹,经历建国后某场灾难,古迹所剩无几,就连青龙观,也是70年代在原有地址上重修的,真正的老东西,比如那座清代的真武像,关帝像均已被毁,对于本县政府来说,将一座清代道观,包装成“崇祯行宫”确实能让景点的传奇性大大增强,不失为吸引游客的好方法,于是原来真武像旁边的关帝像,竟硬生生地改成了“王承恩像”……




         在97年回归之际,县府还在天桂山上,刻了一个巨大的“归”字,明着看来是庆祝回归,然而“归”字,又为他们打造出来的这个传奇故事,“无意”之中平添了一份暧昧地氛围……以至于无辜游客被误导道说出:看,那就是崇祯逃出京之后,在山上写的字。




       
       


  天桂山97年刻上的归字,可是游客嘴里,也成了崇祯的锅,大概崇祯是个50米高的巨人吧。




       不由得想起马伯庸收集的那些名人和地方小吃的故事,那些故事开头千篇一律:“据说……”




       若平山县也以“据说……”为开头讲这个故事,想必大多数人也会报之以一哂,我也不会大老远跑几百里地去和他们较这个真,关键在于他们令我气愤的用了“据史料载”这个措辞。




       所谓据史料载,都是谎言,那么就要有人去揭穿这道谎言,否则现在我们看来是无稽之谈的事,百年之后,又将是一桩冤案。


      


      王世德在《崇祯实录》序言里感慨道:“呜呼,从来死国之烈,未有烈于先皇。亡国之痛,未有痛于先皇者也。乃一二失身不肖丧心之徒,自知难免天下清议,于是肆为诽谤,或曰宠田妃、用宦官以致亡,或曰贪财惜费以致亡,或曰好自用以致亡,举亡国之咎归之君,冀宽己误国之罪,转相告语。而浅见寡闻之士以为信然,遂笔之书而传于世。臣用是切齿拊心,痛先皇诬蔑,又惧《实录》无存,后世将有匹夫失德之主同类并议者,于是录其闻见,凡野史之伪者正之,遗者补之,名曰《崇祯遗录》。深惭谫陋不文,不足表彰圣德,聊备实录万一,庶流言邪说有以折其诬,而后之司国史者有所考据焉。”




       我从此更理解他,作为伴随崇祯皇帝十几年的历史的亲历者,在目睹国破后故主一次又一次被诬蔑,被重伤的无奈和愤怒。


       


      我们回到源头上, 天桂山几百米悬崖之侧,这座破落的道观,哪里当的上“皇宫规格”“奢华无比”“耗费巨资”,只有实地亲见,才更能体会他们的自相矛盾。







       道观上“崇祯行宫”几个字,乃县府在打造完此传奇故事后,找人书写的,至今倒也有几十年历史,撰写者甚至还邀请了“著名描联学家张月中教授”撰写一联,云“千夫指,洪颜彦临危叛主;万人称,林清德面难修宫。”(洪颜彦即洪承畴)——大有仿造“洪恩浩荡,不得报国反成仇;史笔流芳,虽未成名终可法。”的意思,似乎给道观提个匾,再配一副对联,这个故事出了“历史感”更能在“文学性”上加点分,可最终不过哗众取宠,沦为笑谈而已。


     


        河北省道协有一篇文章提到过青龙观,也否定了崇祯和它的关系,而在走访平山县的旅途中,我咨询了许多当地村民和导游,也给平山网站写过留言,但没有人给我答复,村民更是不知道青龙观何时称谓崇祯行宫的,崇祯又是谁?




       他们唯一知道的是,凭借着“崇祯行宫”这个宣传词,天桂山能吸引更多游客,农家乐能生意红火。




       村民其实也没有错,我竟不知该怪谁。




       在位于平山县不远的保定,有一座古莲花池,乾隆年间改做乾隆的御用行宫,荷花满池,亭台楼阁,奇木苍翠,身处其中,不住感慨,皇家行宫规格原该如此:






       7月是荷花盛开时节,届时保定府满池荷花飘香,景色美得不可方物,可那是独属于“大清盛世”的繁华,四百年前立于狂风暴雨中独支大厦的他,从来无福消受。